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情欲超市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向山逐渐理解了……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向山逐渐理解了……

    向山残存的本能在疯狂的告诫向山,这不是一个好主意。

    “用电信号直接操控细胞反应”不是一个好主意。

    这件事糟糕透了。

    仿佛年轻的科学家向山,在厚达两百年的时空壁垒之外嘶吼,让行走在现世的武神不要去做这种事情。

    向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他对自己知识的掌握程度其实没有正确的认知。他只是觉得这句话可能形成一种威胁,所以就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

    他本能一般说出了认知范围内最可怕的技术手段。

    而在脱口而出之后,向山才意识到这到底有多可怕。

    神经细胞的电信号,便是神经细胞膜上离子泵干涉带电粒子流动而产生的。

    而外来的电流,也会影响离子泵的工作。

    而这些离子泵,也不一定只会受到电流的影响。

    离子泵本质是受外能驱动的可逆性atp酶。而这个“外能”不只有电能。化学梯度能与光能一样有可能。

    尤其是光能。

    21世纪初,人类将某些微生物体内的光敏感蛋白质嵌入神经细胞的细胞膜上。这些蛋白质在受到光信号刺激,就会诱发神经信号。

    人类可以如同神一样操控被改造过的小鼠。通过光信号,人类可以让小鼠在任何时候发情,任何时候入睡,任何时候进食——而且信号不停,这些行为都不会停止。小鼠会运动道猝死,会吃到撑死,会睡到全身衰竭。

    只要人类想的话。

    向山的某个老朋友认为,人也只是血肉组成的机器。蛋白质与核酸是它的系统文件与存储设备,大脑是机械的操作界面。

    所以,那些事情同样可以用到人类身上。

    不……不只是这样……

    仔细一想就能明白吧。

    所有的细胞,都内置着“凋亡”的程序。包括神经细胞在内,每一个细胞都是有生有死的。如果没有细胞的凋亡,大脑的神经网络就无法调整结构。没有细胞的凋亡,人类身上每一个细胞都等若是癌细胞。

    每一个细胞内部,都内置这一整套的“凋亡工具包”。

    刺激因素激活细胞受体-g蛋白-磷酸肌醇系统,引起胞外钙内流、内钙库以及线粒体内贮钙释放,增多的ca2+继而激活多种蛋白酶。

    ca2+,钙离子在这个过程中扮演者凋亡程序的“按钮”。

    ca2+离子,又是可以通过离子通道、离子泵大量进入细胞内部的。

    换句话说,如果技术手段真的可以控制离子通道,那么人类完全可以绕过细胞受体-g蛋白-磷酸肌醇系统,让细胞外钙质大量涌入,继而诱发凋亡程序……

    ——不……

    向山左手无意识的按住自己的太阳穴处。

    不只是这样,如果atp可以用电场能代替,那么ca2+凭什么不能被电信号所取代?

    约格莫夫的伟大理论,让人类可以做到这种事。

    这个手段……他见过的。

    很久之前见过。

    然后,三年之前见过。

    ——督战官……

    第八武神的内功控制住那些游骑兵,让游骑兵攻击长官之后,那些游骑兵就陷入了不可逆转的死亡之中。

    他当时就应该觉得违和才对……吧?

    是当时获得第八武神的人生,又遭遇博尔术的死亡,所以没有那么理智吗?

    或许是因为记忆的缺失?

    但向山完全可以肯定,这个技术背后有淋漓的血。

    而向山内心的情绪,完全呈现到了铃木雨燕的内心深处。

    铃木雨燕感觉到了窒息。

    她明明应该有总长度几百年杀人放火的集体记忆——明明这些记忆鲜艳而浓烈,还被技术手段刻在了心灵深处。

    但即使是与感情最疏离的理性,都在告诉她,她正在直面深渊。

    那是真正的深渊。人类自远古祖先那里得到的“支配他人的**”,以及“服从支配的本能”在历史的那一边吞噬一切。无数人的血。

    她才杀了多少人啊……她所在的山寨以杀人为乐,又才杀了多少人啊?

    可这又是多少人的生命多少人的亡魂?

    从古至今一代代积累、变革而成的“现代性”也轰然破碎。更古老的亡灵消灭了游荡的现代幽灵。

    铃木雨燕以为自己疯了之后就不会再恐惧,她连死都不怕。

    但是这种情绪却超越了死。

    它像烈焰,像寒冰,像沉默,像狂怒,像黑夜,像诅咒……

    它像一切庄严事物,但是又超越了它们。

    铃木雨燕大吼:“这不可能的!电信号不可能精确的传递到特定的神经细胞上!”

    让全脑的系统同时开始凋亡是一回事。而精细的操控又是一回事。

    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一棍子砸碎电脑,但是只有很少的人才能学会编程。

    电信号刺激神经细胞并不是什么高精尖技术。在很早的时候——具体来说,是神经科学与心理学都尚未正式诞生的1791年,科学家路易吉·伽尔瓦尼就已经用化学电池刺激青蛙的神经了。

    但是,人类在学会了将光敏蛋白嵌入生物的神经细胞之后,科学家就看不上这种刺激手段了。

    电信号是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光信号则有很强的指向性。

    人类只需要利用遗传学技术,将光敏蛋白的基因嵌入与特定神经有关的基因组之中,那么光敏蛋白就会自动出现在那些神经的细胞膜上。

    这个同时使用到了“光信号”与“遗传学”的技术,有个简单直白的名字叫做“光遗传”。

    但顾名思义,人类必须在小鼠出生之前,就做好准备。再不济也要用专门的腺病毒改造神经细胞。

    哪怕这个可怕的侠客真的掌握了可以控制神经细胞反应的电信号,他也没法直接作用到陌生人身上。

    向山伏下身子,在铃木雨燕的耳边低语:“傻孩子,仔细思考一下吧,在你出生之前,这一切都准备好了。”

    “甚至在你妈妈出生之前……还有你妈妈的妈妈出生之前。”

    “你大脑不同区域的神经细胞,表面都有不同的离子泵。这些离子泵有细微的差别,对不同内容的电信号有着完全不同的敏感度。除非你的祖先里面,大多数都是‘志愿者’或‘第一期’的人。我不知道这两百年来,基因变异了多少。但是,你无法抵抗这一切,就好像无法抵抗‘图灵’或‘阿耆尼’的咒一样。”

    铃木雨燕清楚的意识到,这是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