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情欲超市

799、为众人抱薪者

      海内网下一阶段的发展布局已初步完成,夏景行便回到了事业总部远景资本办公。

    这天,他突然接到了邓锋打来的电话。

    “景行,有位老先生想拜访你……”

    听完后,夏景行目光诧异,他没想到这位老先生会来拜访他。

    邓锋见电话那头半天都没回话,还以为夏景行是不想见。

    于是他多解释了几句:“景行,在我看来,方舟、汉芯事件给中国科技自主创新带来的种种伤害,也不能全扣在李老一个人身上。

    从良心电脑离开后,李老一直在为国产芯片、国产操作系统而奔走,他深感与国际领先技术的差距越拉越大,着急之下,估计是被有心人给利用了。”

    夏景行沉吟片刻,回道:“好吧!那就见见,不管怎么说,老先生出发点总归是好的。”

    “那好,我马上带他来见你。”

    邓锋在电话那头很高兴,夏景行同意了见面,他也算是完成了一位老朋友的嘱托。

    一个多小时后,邓锋带着一个身穿西装、满头银发的清瘦老头出现在了夏景行办公室里。

    “李老,这位就是你口中的“民族希望”了。”

    邓锋笑吟吟的指着夏景行,随即又给夏景行介绍起身边的老头——工程院院士,前良心电脑总工程师李光南。

    “李老,欢迎你莅临指导工作。”夏景行笑着递出双手,显得十分尊敬。

    “指导不敢当,只是希望能为国家的科技自主创新尽绵薄之力。”

    李光南姿态摆的很低,语气里更是充满了惭愧。

    他这几年捅了不少篓子,可以说是把早年积攒的名望差不多都败光了,在中国科技界也是声名狼藉,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人们唯恐避之不及。

    前些日子,他在报纸和网络上看到了夏景行炮轰昔日的伙伴、今日的死敌——木志心。

    高兴的简直要跳起来!

    不是幸灾乐祸,而是终于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人。

    1994年,他因为打算自主研发芯片的事情,和木志心闹得不可开交,告状甚至告到了铁相那里。

    最终,他败在了斗争经验更丰富的木志心手里,黯然离开了奋斗十年的良心电脑,所有股票被收回。

    但他没有因此熄灭梦想的火焰,一直在为国产芯片、操作系统的事而四下奔走。

    他愿意去做那个为众人抱薪者,哪怕终冻毙风雪,也在所不惜。

    只要有人高竖自主创新大旗,他就愿意自带干粮去给人站台,替人背书,还帮忙牵线搭桥,介绍各种资源……

    这几乎成了他心中的一种执念。

    只要有希望,他就不会放过,哪怕赌上他个人全部的名誉。

    因为这种执念或者说缺点,他被人一次又一次利用,芯片造假骗科研经费、借造芯之名圈地搞房地产……

    在今年,方舟科技在中关村盖起了楼,汉芯被良心未泯的员工公开举报。

    一时间舆论沸腾,芯片成了最受人们质疑的科技行业,甚至连国家都削减了政策支持力度。

    他冲在最前面,自然处于了舆论漩涡中心,再加上老对手的暗中推波助澜,他几乎成了一个大骗子,一个小丑。

    在这种情况下,夏景行还愿意见他,令他心中充满了感激,因为这其实是代表了对他的一份认同,也是他目前最需要,也最缺乏的一种情感支持。

    夏景行招呼李光南和邓锋坐下,又给二人沏好茶,慢慢聊了起来。

    “夏总,我听说你在美国收购了一家手机操作系统公司?还投资了展讯、兆易创新?”

    李光南放下茶杯,目光炯炯的看着夏景行。

    夏景行点头,“对,我们自己在研发手机,这些都是配套产业链,除了这些外,远景资本还投资了手机产业链的十余家公司。”

    听到这,李光南原本浑浊的眼神瞬间明亮了许多,赞叹道:“真是大手笔啊!布局如此完善,非常有希望做出世界顶级的科技公司。”

    夏景行微笑,“尽力而为吧!”

    李光南皱了一下眉,“夏总,恕我说句交浅言深的话,远景资本有实力,你这个领导人也如此年轻、有魄力,千万不可辜负这个时代。

    芯片、操作系统就是和平时期的原子弹,中国人必须自己掌握才能安心,才在世界范围内的科技领域有话语权。

    不然你公司做的再大,楼盖得再高,都是在别人地基上盖的,一推就倒!”

    夏景行没有对李光南的说话直接产生反感,相反,他觉得老头很有先见之明。

    前世给老头翻案,也差不多是中兴被制裁后开始的。

    老头说的这些,也尽是大实话。

    或许老头的能力过时了,眼光也有局限性,但这股危机意识,还是值得肯定的。

    十几年前,老头在良心公司搞程控交换机,还把这个部门做成了仅次于微机的第二大部门。

    后面当老头离开后,程控交换机业务就被木志心砍掉了,而华为却以这个业务起家成为了通讯领域的佼佼者。

    “这个我们内部有考量,是站在产业、生态、国情等多个角度去规划发展计划的。”

    李光南对夏景行的回答不是很满意,说道:“夏总,我觉得你应该手机、操作系统、芯片三个领域一起做,争取达成自给自足的目标。

    这样的话,即使将来国际上有什么变化,你的企业也不会太被动。”

    夏景行觉得这老头还真是执着啊,换做一般人,被老头如此架着,可能直接就被激怒了。

    不过,他知道老头也是一片赤诚之心,希望中国科技创新能获得长足的进步。

    “我们有这方面打算,自给自足也是我们的终极追求目标。”

    听到这句话,李光南终于满意了,笑着说:“那夏总,你们打算从哪个角度下手?芯片这块儿我熟,需要什么人才、政策,我都可以帮忙牵线搭桥。”

    夏景行知道李光南老毛病又犯了,只要是个做芯片,做操作系统的,这老头就不放过,现在还开始毛遂自荐了。

    如果自己是家皮包公司老板,不知道该有多高兴,有这种热心又有名望的老头帮忙,搞点钱不要太容易。

    “半导体也好,操作系统也罢,都是系统的、长远的重大工程,同时还需要一个良好的、可持续发展的生态提供有力支撑。”

    夏景行看着满怀热情的老头,微笑说:“我们现在已经在展开一些调查了,资金也在筹备中,如果有需要,肯定会劳烦李老出手,到时候还希望你老多多扶持。”

    李光南挥了挥手,“没问题,只要是真心做芯片、做操作系统的公司,我都无偿支持。”

    “那这样,我特别聘请你担任我们公司的高级顾问,给我们公司提供一些咨询服务。”

    夏景行笑眯眯的看着李光南,老头其实也挺苦的,他打算给老头一个荣誉头衔,帮老头圆一下梦,同时以“技工贸”的路线击败良心系的“贸贸贸”。

    而且在他看来,老头还是很有家国情怀的。

    八十年代,李光南放弃了加拿大70倍于国内的薪水,选择回到一穷二白的祖国,这是因为李光南心中一直有一个科技产业兴国梦。

    1939年出生的李光南对“国弱被人欺”有着切肤之痛,老头曾说:“从小逃难的经历,是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它让我明白,国家应该富强起来,才不会受人家的欺负。”

    成为良心公司总工程师后,李光南牵头研发了“汉卡”、“微机”两大拳头产品,帮助良心公司在1994年做到了累计47亿销售额,成功上市,也成为了当时中国第一大科技公司。

    甚至“良心”公司这个名字,都是因为良心式汉卡(LX-PC)而得名。

    木志心刚执掌良心公司的时候,20万投入本金就被骗走了14万。

    如果没有中科院输血,没有汉卡这款产品赚到第一桶金,良心公司可能就死在八十年代了。

    前世不少网友都认为,良心公司就该在九十年代听李光南的建议拼一把,要么壮烈的死去,要么成为真正的民族之光。

    而且即使死了,也能点燃自身,给后来者照亮前进的道路,留下一些宝贵的芯片人才。

    因为到了2000年以后,国内都非常缺乏芯片人才。

    也有不少人从实际出发,各种考证、推断、分析,认为百分之百干不过英特尔,听李光南的建议,良心公司根本活不过九十年代。

    夏景行觉得各种猜测皆有可能,同时惋惜李光南有些生不逢时,即使勇敢像堂吉诃德,也敌不过一架对自主研发麻木和迟钝的风车。

    “你愿意聘请我当顾问?”

    李光南先是一脸欣喜,随即冷静下来后,说道:“会不会给你们造成负面?要不然还是算了吧,我不要这个头衔,也一样可以为你们奔走。”

    说实话,老头看到夏景行和他的远景资本,就像看到一座宝藏一样,是真的担心由于自己的负面,给好不容易才发现的宝藏公司蒙上一层失败的阴影。

    “我做事情,向来不怕别人怎么评价,而且身正不怕影子斜,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就这么决定了吧!”

    夏景行不给老头推辞的机会,非常强势的说道。

    “好!”

    李光南也不矫情,十分痛快的应下了差事。

    此刻,他心里感觉无比满足,因为他又找到可以奋斗的目标了。

    看着开心的像个小孩子一样的老院士,夏景行觉得自己应该做了一件正确的事。

    无论外界如何质疑李光南,但他为芯片、操作系统呼吁、奔走三十年都是不争的事实。

    有人曾苛责李光南:离开了良心的平台,就干不成事了,为什么不依靠自己的力量造出芯片、操作系统,还不就是没那个能力。

    夏景行觉得这种话就跟何不食肉糜一样,一个国家花几十年才能撼动的产业,能把担子全压在一个人身上?

    李光南本身又没钱,而且受限于时代环境,受限于年龄,已经很难再做出一些实质性的东西了。

    不过,把老头塑造成为科技自主创新而摇旗呐喊的先锋人物,以激励更多人才投身芯片,产业报国,或许是老头的正确使用方式。

    安排老头去一线搞技术,或者总揽全局,都不适合。

    因为他脱离一线已经太久了,如果说是当年良心公司决定造芯片,老头一直干到现在,有十几年产业经验还差不多。

    出于各种考量,他只能去寻求国际大厂的资深研发人员来做执行层,因为这些身处战场最前沿,听到炮火的人才能洞彻行业的发展趋势。

    对于老头来说,能作为一份子加入到自主创新这个大项目中来,见证心愿完成,能担任什么职位,想必都不在意吧。

    交谈一番后,老头满心欢喜的离开了,临走时还不忘告诉夏景行:他接下来就替远景资本去调查市场,搜罗各方人才,贡献点自己的力量云云。

    送走了已恢复激情的李光南,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邓锋开口了。

    “你真的要把李光南招进公司当顾问啊?”邓锋试探性问道:“故意恶心木志心?”

    “一方面吧!”

    夏景行也不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一股脑的全告诉了邓锋。

    他打算力推李光南成为公司代言人,同时推老头进入科技界主流视线,扛起中国自主研发的大旗,以此和良心系划分一条泾渭分明的发展路线。

    过些年,甚至都不需要他主动去打击良心系,只要他们把自主研发搞好了,和良心系形成鲜明对比,将来有的是人去抨击良心系。

    “还有呢?”邓锋继续问。

    “老院士奔波半生,不管有没有成绩,精神是值得鼓励的,算是我们这类立志自主创新的企业给予他的嘉奖。”

    邓锋点点头,他基本知道对老头的使用方式了。

    “那你可要注意了,你才摘掉“首负”帽子不久,可别又被人扣上“造假”、“圈地”的新帽子。”

    夏景行面色平静,李光南这些年确实是干了不少“荒唐事”,这也导致老头遭受了无数的质疑、指责、谩骂。

    其中,影响最恶劣的是两件事。

    第一件,魔都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教授陈进,胆大包天的将美国进口的一批摩托罗拉芯片交给农民工用砂纸将摩托罗拉商标打磨掉,打上了“汉芯一号“的自主标牌,然后通过了技术鉴定组专家的认证测试。

    呃,李光南就是技术鉴定组的组长。

    经过此事,很多人都觉得李光南完全不懂芯片。

    也有人说,李光南只鉴定了芯片的技术水准,哪里能判断的出这是买的芯片和源代码。

    而且当时很多芯片界元老级的院士、专家组成员都参与了鉴定,得出的结论是:芯片水平很高,一举帮助我国追赶了30年的距离。

    此外,中芯国际还和汉芯达成了合作,行业大拿张汝京甚至还下场帮汉芯说了不少好话。

    汉芯一号与数家国产家电厂商达成了框架合作,并且接到了国际厂商的150万片订单;汉芯二号向国际客户收IP专利授权费;汉芯三号则直接打入了IBM的系统整机方案。

    汉芯戏法玩的很逼真,看得人眼花缭乱。

    后来,汉芯是被自己员工揭发在清华BBS论坛上的,把如何造假的过程全部公布了出来。

    在2005年底,举报人向数十个相关单位寄出了举报信,并给陈进发了一封名为《你到上帝面前去忏悔吧》的邮件。

    但直到2006年1月,举报信在网络上大为流传后,官方才成立了调查组。

    过了半年时间,魔都交大最终承认,陈进高超的演示技术骗过了所有人。

    然后,陈进被撤销各类官方职务,经费被追缴。

    至于举报人期望的“法律制裁”,校方通告并无显示,其实是逃脱了制裁,细思极恐!

    这件事是中国芯片设计史上最大的一桩丑闻,也成了一起历史悬案。

    官方的专家、校方、院士各方人士都搅在其中,真假已无从分辨。

    方舟科技比汉芯要靠谱一点,这家公司本来是约克大学终身教授、摩托罗拉架构师李德磊设在京城赚外快的,专门用来承接他在摩托罗拉、日立外包的芯片设计业务。

    后面,日立对李德磊的外包动作起了疑心,远在万里之外的京城公司断了粮,岌岌可危。

    恰好,离开良心公司的李光南,仍执着于中国自主创新芯片+操作系统。

    当看到李德磊京城公司的班底,李光南眼前一亮:用嵌入式CPU+Linux操作系统,切入网络计算机(NC)领域。

    于是,李光南帮忙拉来了投资,给方舟科技续命,然后又拉来了官方订单,京城市采购了几万台NC机,中北海都下场帮忙在西部推广NC机。

    一时之间,方舟科技风头无两,官方对方舟也是无比期待,希冀实现科技领域的重要突破。

    但很快,两个制约条件将方舟推上了破产边缘。

    在重点推广NC机的单位,人们觉得NC机难用,桌面应用生态的掣肘非常明显。

    同时,服务器端也形成了Wintel(微软与英特尔)联盟,只有一端突破也难以推进。

    对于用户体验如此差的NC机,一些非紧要单位尚能容忍,但公安局就不行了。

    京城公安甚至专门让清华专家出了一个鉴定:NC不能用。

    再后来,方舟科技就被逼到去搞房地产了。

    这件事情,耗费了官方几千万的补贴经费。

    然而,这点钱怎么可能干得过Wintel联盟。

    总之,这件事也成了李光南到处嚯嚯的罪证之一。

    也就在今年,李光南为当年请求国家支持方舟CPU研发,向科技部“负荆请罪”,相当于承认自己错了。

    夏景行觉得这不能说明李光南道德水平低下,顶多说明他对市场、对行业、对技术洞彻不够清晰,尝试一下总归是好的。

    而且,李光南也没从中牟利,把科研补贴经费揣自己兜里,即使有私心,也多半是想向木志心证明自己的路线才是正确的。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李光南不适合做执行层,甚至不适合出谋划策。

    多参加一些论坛、高校演讲,把自主创新的精神传导给更多人,或许对于他,对于公司,对于行业来说,是一个最好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