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情欲超市

第570章 拜访门路

      “我以前怎么跟你说的?”

    “我们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欧阳夏海也是你的下属,他出了事你面子上也不好看是不是?”

    程大伟冷笑:“秦副经理说的对,不过我现在党校学习就算想帮欧阳夏海也是无能为力,我看你是找错人了。”

    秦副经理以为他话里松动,连忙说:

    “你可以打电话给胡来总经理嘛,只要他那边不追求欧阳夏海的问题,这事就算平安过渡了。”

    好一个平安过渡!

    合着他秦副经理和欧阳夏海挖空心思陷害自己的时候就恨不得把事情闹大,巴不得自己被处分被开除;现在被调查的人换成了欧阳夏海,秦副经理的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特意打电话给自己帮欧阳夏海说情?

    可惜啊!

    他俩狼狈为奸干的那些事自己早知道了。

    程大伟突然厌恶再听到老狐狸的声音,挂断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南城分公司总经理胡来:

    “胡总,欧阳夏海的案子我希望您能尽快让调查组的人做成铁案,务必要证据确凿绝不能给他翻案的机会。”

    胡来自然是满口答应:“你放心,这事我心里有数。”

    程大伟又说:

    “这个案子让秦副经理坐不住了,刚才他打了我的电话,希望我帮帮欧阳夏海,麻烦你交代调查组的人,但凡发现欧阳夏海的案子跟那老狐狸有半点牵扯一定要寻根究底绝不能放过!”

    胡来再次满口应允:“程主任你放心,就算你有心放过秦副经理和欧阳夏海这两个狼狈为奸的小人我也绝不会放过!”

    胡来的表态让程大伟一颗心落下。

    即便如此,他还是抽空打了个电话给朱海梅,叮嘱她,“一定要亲自盯着欧阳夏海的案子,有任何情况立即汇报。”

    朱海梅应承:“好。”

    下午放学。

    程大伟和金晓云回宿舍休息,柳鸿运和同学约了打篮球,周长贵去了图书馆。

    最近一段时间周长贵特别用功,尤其是看到程大伟在阶段测试的时候各科成绩班级名列前茅像是受了极大刺激整天泡在书堆里。

    金浩然吃完晚饭会跑到程大伟宿舍来有一搭没一搭找他说话,今天也是一样,刚吃完饭他就来了。

    有时候人生际遇真的令人匪夷所思。

    金浩然曾经是南城分公司总经理,曾经是掌控程大伟职场晋升权力的顶头上司,他以前见了程大伟这个级别的下属都懒得多看一眼。

    现在么。

    他每天上赶着巴结程大伟却经常遭他的白眼,即便如此金浩然还是厚着脸皮天天来程大伟宿舍,一副铁了心要跟他搞好关系的架势。

    刚开学的时候,跟程大伟一个宿舍的几名舍友都不理解,“明明金浩然在天阳集团的职务比程大伟高,为什么还要死乞白赖巴结他?”

    南城之行让几人见识了程大伟的本事,大家对金浩然的舔狗行为也就见怪不怪了。

    偶尔见他过来找程大伟同宿舍几人还会调侃,“金总又来看望老下属了?”

    金浩然连忙一脸惊慌阻止他们,“别瞎说!”

    是啊!

    他金浩然现在可不敢以程大伟的老领导自居,能把程大伟哄高兴了,让他别对自己和儿子动赶尽杀绝的心思他就烧高香了。

    今天金浩然进来的时候看到宿舍里只有程大伟和金晓云两人。

    他客客气气把手里捧来“孝敬”程大伟的新鲜水果放下,没话找话道:“周长贵和柳鸿运没在啊?”

    金晓云知道程大伟一向不待见金浩然,对他也没什么好脸,“金总要找周长贵还是柳鸿运啊?要不要我带你去找?”

    金浩然忙摆手,“不用不用,我来给程大伟送点吃的,顺便坐坐一会就走。”

    金晓云冲他放了个白眼,没吭声。

    程大伟正坐在沙发上看书,眼角余光看到金浩然满脸堆笑凑过来冲他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眼光却依旧停留在书上。

    金浩然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冷遇,他半点不尴尬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程大伟,我听说好多同学都开始拜访省总公司领导了,大家都想在学习结束后得到提拔机会,这事你可得放在心上。”

    对于金浩然的“善意”提醒,程大伟不置可否“嗯”一声。

    客厅里半晌没声音。

    金晓云还以为金浩然已经走了,从宿舍里冒头出来看一眼,这家伙还在沙发上稳稳当当坐着呢。

    瞧着程大伟压根不理他,金浩然还是赖在宿舍不走。

    金晓云忍不住嘲讽:“金浩然你没有自己的宿舍吗?整天一放学就往我们宿舍跑不嫌烦吗?”

    金浩然心说,“你当我想跑?这不是为了巴结程大伟嘛。”

    他对程大伟恭敬有加对金晓云可就没那么好脸色了。

    金浩然鼻孔里冷哼一声冲金晓云没好气道:“学校是你家开的?宿舍是你家房子?我爱来就来关你什么事?”

    金晓云:“……”骂不过他怎么办?

    金晓云反应慢,真要跟金浩然吵起来压根不是他的对手,人家都说好几句了他才能憋住一句来。

    类似的场景几乎每天都在宿舍发生。

    金晓云实在气不过就会找程大伟求援:“你就眼睁睁看着这家伙欺负舍友不管吗?”

    通常情况下程大伟一笑置之。

    这种小孩子吵架的低级游戏他没什么兴趣掺和。

    今天也不例外。

    金晓云和金浩然斗嘴落了下风,就把求援目光投向程大伟:“你倒是说话呀?兄弟我被人找上门欺负你真不管啊?”

    程大伟放下书叹口气:“你俩能不能消停点。”

    话不投机半句多。

    金浩然也不愿厚着脸皮赖在这看程大伟舍友脸色,稍稍坐了一会准备离开,临走前又好心叮嘱,“拜访省总公司领导的事你可要放在心上。”

    程大伟没应声。

    看到金浩然开门离开他才把面前的书放下来,一脸郁闷看向金晓云:“你就非得每次都跟他吵吗?你那嘴皮子又吵不过人家。”

    金浩然走了金晓云就开心。

    他冲程大伟笑道:“吵不过也得吵,要不然金浩然那条癞皮狗还不知道要在咱们宿舍赖到几点。”

    程大伟没兴趣跟金晓云说些没营养的话。

    他的眼睛继续回到书上,心里却不由自主想起金浩然刚才说的那句话,“好多同学为了毕业后有个好安排已经开始暗中拜访省总公司领导了。”

    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