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情欲超市

第2401章 番外10 海上大战

      罗马西部大帝马克西迎战大汉陆军的同时,教廷也在召集各路人马,从水路阻截大汉海军。

    罗马人控制地中海万里之地,引以为傲的除了骑兵之外,便是海军,没有强大的海军,狭长复杂的海岸线他们无法掌控,还有神出鬼没的海盗,都需要强大的武力震慑。

    为了对付步步紧逼的大汉,罗马人不得不和十几年为敌的高卢人联合起来,共同对付这个强大的敌人。

    整个西域各部的国家,在教皇的斡旋之下,以上帝的名义联合起来,组成大大小小的舰队,从地中海港湾出航,想以地理优势击退汉军。

    此时汉军早已占领亚平宁岛的东南部,有无数的雇佣军和罗马降兵,还有诸多不同教义的教徒都投降大汉,他们对教廷打压异教徒早已不满,同时也为了得到大汉的支持,为大汉提供了诸多消息。

    刘封早已尽数掌握教廷动静,等各部人马编制完毕之后,以文鸯为前锋,进入地中海内海湾,向罗马城发起总攻。

    此次文鸯率领四只白虎舰、十艘越洋舰,组成强大的铁甲战舰,再配以楼船、艨艟等中原常用战舰,加上其余雇佣兵各式各样的大小战舰,总共上千艘战船,合计十余万海军,浩浩荡荡进入海湾之中。

    这次的舰队还好看波斯、埃及等国的正规海军,是大汉海军出征以来规模最大的舰队,也是迄今为止海军的最强战斗力。

    汉军主力战舰照旧配备了火炮,其余舰队改造加装投石车、连弩,每一艘大型战船上至少有两门炮,这在埃及加紧生产的火炮,虽然数量不算多,但罗马海军任何一艘主力舰都难以经受大炮的攻击。

    另外,刘封还派出了一支很少上过战场的空军部队,唐门飞翼队终于赶到了西方战场,唐坚将所有的装备、技艺都传给其子唐林,眼看战事要结束,唐林不惜翻洋过海跟着运输船队来到罗马,希望能够参加这统治全球的关键一战。

    最后一战即将打响,文鸯心里充满豪情,按照上大将军刘封的说法,占领了地中海之后,继续向西航行,他将与跟随紫虚上人出东海的周处相遇,他必须要在有生之年见证这一幕。

    文鸯出海之后,直接命两艘越洋舰开路,这样即便遇到敌军偷袭也有反击之力,甚至反败为胜。

    果然在出海第二日之后,海湾中出现了一支巡逻船队,文鸯立刻传令全军压上,但并不急于消灭这支舰队,他要跟着这支船队找到罗马海军的主力。

    罗马巡逻战队见到汉军的几艘大船,甚至连招呼都不打,立刻掉头就跑。

    无数的罗马士兵战败,他们都知道大汉海军的厉害,尤其那火炮,更被称之为上天惩罚的雷霆之怒,遇到这样的战船,哪个白痴敢与汉军交战?

    巡逻船队自以为船小轻快,很快就能摆脱大汉海军,但他跑了一个多时辰之后,罗马海军惊讶地发现,汉军如此庞大的战舰竟然速度极快。

    仅仅半天时间,汉军就追上了巡逻船队,两艘船在石块和火箭的攻击之下很快葬身海底。

    望着海面上逐渐消失的几股黑烟,罗马人奋力地划船,全船人员全部出动,亡命地向大军逃去,此时已经顾不上是否暴露主力位置,保住性命才是最主要的。

    终于,文鸯在在茫茫大海中找到了罗马海军的主力舰队,他立刻派出哨船向刘封报信,同时占住有利地形,摆出进攻阵型减缓速度,等候敌军的出现。

    罗马海军也得知巡逻船的报信,立刻吹响号角,震天的鼓声在海面上传开,前方三十多里外,一支庞大舰队缓缓出现。

    文鸯昂然立于最高的指挥舰上,粗略看去,罗马海军至少有三十艘以上的主力舰,其余大小战船两千余,照此情形,罗马海军至少在十五万以上。

    这是一场决定胜负的海战,文鸯的神情略显凝重,他已然意识到,一场旷世大战即将拉开帷幕。

    看了一眼身旁目光熠熠的唐林,文鸯问道:“唐门主,此一战必将载入史册,你可有信心?”

    唐林一阵大笑:“哈哈哈,上大将军战无不胜,文将军追随大将军参加多少经典战役?

    也该到我沾沾光了。”

    文鸯嘿嘿一笑,想起当年被刘封俘虏,千方百计劝说他们父子的情形,慨然道:“正所谓择木之禽,得栖良木;择主之臣,得遇明主,能受上大将军其中,文某平生之愿足矣!”

    “我也一样!”

    唐林深深地点了点头,叹道:“若非当年上大将军收留,劝我改邪归正,至今恐怕也不过是啸聚山林的贼寇罢了。”

    二人慨然一叹,没有刘封,他们最多也只是在中原度过此生,哪知道还有这海外的广大天地?

    “文将军,敌船来袭!”

    就在此时,负责监视的士兵一声大喊。

    文鸯抬头看去,只见对方发出一百多艘如金枪鱼一般的舰船,这种船比汉军的艨艟更细长灵活,速度极快,如飞一般花开水面直冲过来。

    文鸯撇撇嘴,传令道:“投石、连弩准备!”

    这一波进攻和中原水战并无两样,想要靠艨艟冲乱敌军阵型,基本都是作为炮灰来用,但对经验丰富的汉军来说,已经显得太过落后了。

    这些敌船前端都是削尖的木桩或者铁椎,意在撞破敌船,靠近船队之后,船上的驾驶者除了掌舵之人,其余纷纷张弓搭箭,向守军射过来。

    轰隆隆——箭矢还未放出,汉军船头上忽然无数石块投下来,覆盖了整个海面,一瞬之间,便将所有的来船砸得粉碎,传来阵阵惨叫。

    也有十几艘船突破石雨的冲击,到了战船近处,但迎接他们的便是密集的箭雨,船员转眼之间就被射成刺猬。

    砰砰——小船撞到了厚重的船底上,但并没有任何威胁,全力冲击的艨艟都无法威胁这些钢板船底的战舰,更何况这些已经没有速度的小船?

    转眼之间,第一批冲过来的敌船全都葬身海底,海面上漂浮着零碎的船板,几具尸体漂浮起来,鲜血染红了海面。

    “就这?”

    文鸯不屑地撇撇嘴,抱着胳膊看向远处,等待敌军第二波攻击。